挂在衣架的毛巾

外景拍攝?

這是一個腦洞(●—●)
人物ooc請注意!
標點符號什麼都有點亂來
新手請輕插。
那麽…以下正文…

——————————————————————————————

南條為了演唱會,每年都在世界各地來回,乘搭飛機的次數不少,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然而,楠田看著旁邊把自己捲成南球的南條,心中止不住抓狂,誰能告訴我平時又聰明又可愛的小前(戀)輩(人)為什麽一上飛機就變成了一個南球Orz

至於為什麽楠田兩人會在飛機上面,就要從一個星期前說起……

【一星期前】

「南條さん、楠田さん,下星期繪希花園會有外(蜜)景(月)拍(旅)攝(行) ,昨天也和你們的事務所聯絡過,現在姑且再提醒一下你們吧……」

「額⊙_⊙!外景拍攝?什麼時候說過這東西呢?」南條呆呆問道

「就是在繪希花園剛開始的時候嘛,好像是一年之前吧……」staff稍稍陷入了沉思,又開始補充說「不過這次的拍攝地點在哪不是國內,而是去到荷蘭的首都——阿姆斯特丹。」

啥米!要乘飛機?!【生無可戀.jpg】 ←這是南條第一時間的反應

耶~能和南醬一起去玩了✪ω✪ ←這是旁邊楠田的反應 (作者:你重點誤了吧)

「呃…那麽這次請你多多指教了…」先回過神的南條向轉告訊息的staff代替楠田道別

不知道是現場的燈光問題導致的錯覺還是別的原因,南條秀氣的臉頰上少了幾分血色,多了幾分蒼白

只是旁邊的熊孩子一聽到能去旅行,還是要乘飛機去外國,就興奮到不得了,下意識忽略了小前輩的異樣

【飛機上】

在楠田思潮起伏間,南球動了動,又在狹窄的位置上捲縮了一下。

楠田的眉頭皺得更緊,稍稍用了點力,強硬把南條蓋在頭的毛巾給拉走,同時把手臂伸出,不滿說著:「有女朋友也不懂好好利用,笨蛋!」

南條看著耳尖微紅的楠田,把手抱得更緊:「是~是~是我笨~我家小楠最聰明了~」

「別吵了!安靜點!」楠田把通紅的臉側去南條看不到的位置,識圖掩飾自己的害羞

手臂側的柔軟提醒著楠田,旁邊的南條好像忘了穿什麼的事實……「南醬…你…今天是…直接出門的吧…」

小南條一臉懵逼地望著楠田「今天我們不是一起吃完早餐出門的嗎…?」

「那…你今天…額…有換衣服對吧?」

「沒有呀…今天吃完早餐發覺時間不夠了,看穿著的衣服還可以,就直接出門了…小楠,你怎麽了?這麽早就老人痴呆了嗎?」

「笨南醬,你才老人痴呆!☄ฺ(◣д◢)☄ฺ」

「那麽…到底怎麽了OAO?」小南條眨了眨眼睛,一臉不解無辜

「就是說…那個…你…現在沒有穿那個吧…?」

「那個…?」

「就是那個了…」

「那個是哪個呀?」孜孜不倦的小南條繼續問道

「內衣了…」

「什麼?哪一?你指哪一個呀?」

「不是拉…我是指你原本應該戴著的那個…」說罷,楠田直接把南條拉到懷裏,用手指在南條背上劃過,「原本有的東西沒有了吧…」

遲鈍如南條的,此刻也終於明白到楠田一直說的是什麼,頓時兩人間尷尬非常,只有四周明顯升高的溫度和又把自己捲縮成南球的南條證明著剛剛的對話

「好像真的是…忘記了…」南條的聲音帶著幾分羞澀

回應南條的是楠田su~的樣子

南條心中默唸:女朋友生氣了怎麽辦OAQ,網上等,急!!

似是過了好幾個世紀之後,楠田開口了:「笨蛋南醬!」

從小被讚聰明的小南條聽到之後直接當機了

兩人對話間,飛機一個急降,把南條嚇得臉都白了,不是平日健康的白,而是蒼白無力的白

「南醬…?」楠田第一次呼喚南條,但沒有得到回答

「南條前輩?」再一次呼喚,結果一樣

「南條愛乃。」這次楠田稍稍提高了音量,只是南條依然沒有回話

「愛乃!」楠田放棄了單純的叫喚,直接把南條擁入懷中,南條此時才堪堪回過神來

「你難道不擅長乘飛機嗎?」看見南條上機以來古怪的舉動,楠田忽然恍然大悟推測到

南球沒有用語音回答,只是輕輕點點頭後,把自己儘量貼近楠田

楠田一方面為一向可靠的小前輩願意把自己脆弱的一面露出來感到高興,但同時又擔心小前輩的狀況,楠田只好像哄嬰兒般,輕拍著南條的背,哼著兩人的合唱歌

「現時飛機以降落在阿姆斯特丹機場,現時當地氣溫為……」空姐悅耳的聲音緩緩想起,喚醒了不知不覺間睡著的楠田

「南醬!南醬!你看看!」楠田興奮的聲音把南條從睡夢中吵醒

「嗯…好睏…怎麽了…」南條看著被握緊的右手,微微用力回握著

「我們到了!」楠田小臉緊緊貼著不大的玻璃窗模糊不清說到

「嗯…我們走吧…人們都走光了…」南條看看四周空蕩蕩的空位,把楠田輕拉起

「嗯!走吧!」說罷,楠田拖著南條的手走出了機艙

到楠條兩人發現晚上是住在同一間房間,房間裏又發生了什麼事,那就已經是後話了……

一封情書

終於考完試了www

為了慶祝,決定還是在有時間的時候,打一打文

不虐不甜(?)

南前輩x楠後輩

可能會有南朋友的回信(?)

正文開始:

——————————————————————————————
致親愛的南條前輩:

從第一眼看到你,我們四目相投之際,鼓動的心告訴了我——你就是我的一直在冥冥中找的那位

我恰如那隻往南飛的大雁,而你正是我飛遍大西南北所尋找的歸宿

為了你,我願意背向蔚藍無際的天空

因為你,我忘記擺動我的翅膀,跌落在地上

寒窗苦讀的三年間,全因有你在旁,我才有繼續撐下去的動力

你似乎咫尺又遙遠,每次都是擦肩而過,淡淡的樣子,飄逸的頭髮,身上帶有的獨特氣味,每次都能打亂我那按部就班的步伐,挑起我那深藏心底的心思

臨近畢業,我對離開你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我怕看到你和其他人結婚的一日,我不願看到你穿上婚紗,牽著他手的燦爛微笑

單是想象,一陣陣未知的疼湧上心頭,令我不能自已

為了不令自己在未來後悔,我決定……向你表白

「前輩,我喜歡你。」

後輩
楠田亞衣奈上

【閑談】名字的意義

南醬的全名是:南條 愛乃(なんじょう  よしの)

但 愛乃 同樣可以讀成 あいの

くっすん的全名是: 楠田 亞衣奈 (くすだ あいな)

若果……一個是あいの,另一個是あいな

兩個人最尾的字都是な行的( な  にぬね  の )

是巧合嗎?緣分嗎?

有其他人都發現了嗎?((揮手

名為「幸福」的笑容(下)

這篇是名為「幸福」的笑容的接續

果然還是微毒,請連同上篇小心服用

正文開始吧

————————————
楠田視覺

和這個溫柔過分的小前輩認識也有六年,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令人懷念呢!那段互相試探,短暫的時光,可能正因為如此,當大家都放下了心防後的交往,才會在不知不覺間邁向錯誤的結局了吧…

吶,南醬你知道嗎?

我最喜歡的是你不自覺泛起的淡淡笑顏

最喜歡的是你被我捉弄時,害羞得雙耳通紅、不知所措的可愛模樣

最喜歡的是你那像是快要溢出來的溫柔

然而,明明依舊是昨天的你,此刻卻為什麼流露著一種莫名的憂傷。感覺上你明明跟我離得不遠,僅僅是伸手可及的距離,但當我把手伸向你,眼前的你卻像幻影般消失得無影無蹤呢…

那天,我把紅色信封交到你的手中,你那驚慌的眼神一閃而過,然後你笑了,不是我所熟知的笑容,那是苦澀的,硬是要形容,那天你的笑容像是包含了對自己的嘲笑,是帶著微微的無奈和無盡傷悲的…

還以為你會出面挽留我,就算是做樣子也好,最少我也能知道自己在你心中確實佔有一個小小的地位

可能我這樣想,是自私了一點,但我的內心最深處總是在驅使我去做。怎料到,你竟輕輕地吐出了一句:「恭喜你了,小楠!」

你明白那刻我的心有多麼的疼嗎?一陣揪心、透不過氣的感覺向我襲來。哈!原來過去六年間一起相處的時間,共同建立的關係,現在卻連一句挽留也換不來了嗎?

我知道的,其實那是你獨有的溫柔;我明白的,你這是在為我著想,你怕你會影響我地仕途。只是,你又知道我的想法嗎?你又曾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我會為你的一句挽留而選擇留下,若你曾說過。就算是戲言,我也願意無條件去相信,只因我是如此深愛著你

只是你連一句戲言也不願意給我,說到底,由始至終也是我自視過高的錯,一直都是我自顧自個兒的獨角戲吧…

既然如此,為了配合你,我也帶上面具吧…!對於你的恭賀,回以感激,再配搭一個幸福的樣子,那麽你滿意了嗎?

為了沖走我們身邊沉重的空氣,我向你提出最後一次一起結伴共進晚餐的邀請,只可惜你像是對此沒有抱有任何興趣似的,淡然拒絕後,連多逗留一會兒也不願意,頭也不回地匆匆向著出口走去

我默默站在原地,凝望著你那逐漸遠去的背影,心中只剩下萬般無奈、委屈…

到底我們倆什麼時候越走越遠呢?

是因為LoveLive!這個策劃的落幕?

是因為你對我的任性舉動漸漸感到煩悶?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是什麽原因導致曾經親密得像親友的我們,如今竟成了陌路人…

明明你早已帶著答案遠去,把我遺留在原地…

吶,南醬…我能做的就只有以微笑向你送別對嗎?

多希望你在,可惜這都只是希望
而希望總會慢慢變成絕望。



每個人年少是總是抱著許多的夢想 像是成為醫生,律師,甚至是太空人 但是 隨著時間的流逝 漸漸變得承受的思維 我們慢慢察覺到 生活裏總總的限制 然後 夢想由大變小 越變越細 慢慢更為了迎合社會而消失

夢想變成了幻想,而幻想,則變成了妄想



同樣,一段感情也是這樣

抱歉,有點離題|ω・)



名為「幸福」的笑容(上)

因為考完試比較有空嘛_(:з」∠)_

別期望太高,始終還是個中學生( ー̀εー́ )

文筆渣,望見諒和請各位多多指教

這篇應該是毒吧?微毒(?)

那麽正文開始吧!

------------------------
南條角度

自你我相識已有六年,還以為在這段時光裏,我已經成為了你不可取代的存在

我曾想象我倆在退出這個聲優界後,遠離都市,回到田園的簡樸生活

我曾想象我們在辛苦建立的家裏,互相說笑,輕輕松松打打鬧鬧又一天的未來

我曾希望自己會與你躺在同一張床上,在你熟睡之際,偷偷用手指勾畫著你臉龐的動人時光

我曾盼望著有你的未來,是多麼的幸福,是那麽的令人羨慕

然而,現實卻無情地把我的幻想打破…

那一天,你把我拉到一邊,慌忙地把一個紅色信封塞到我的手中,連上掛著我從未看過的表情,那是害羞的,帶著笑容的,那是名為「幸福」的表情…

對了,你說過你要在30歲前結婚的…

你還說過你喜歡著胸肌…

你還說過你喜歡內田篤人的…

你也同意過のぞえり是一對的…

只是,你現在對我說著的是:「我結婚了!」

看看你臉上不自覺流露出幸福的樣子,再看看手上紅色的信封…嘛…是這樣一回事呀…

我輕輕地笑了,笑著太過自作多情的自己,笑著無力改變現況,無能的自己

「恭喜你了,小楠。」看來真的應該感激多年來從事聲優工作的經驗,就算是這一刻,也能好好的以高興的語氣說著恭賀的說話,明明自己都能聽到內心慢慢崩潰的聲音了…

「多謝你!」你臉上的笑意在聽到我所說出的恭賀說話後加深了不少,看來真的很高興對吧…看來我臉上的肌肉也有在好好地運作著呀…

「對了!南醬要一起吃飯嗎?」似是突然想起般,你邀請了我與你一起用餐,換著是以前,我一定會答應吧,畢竟我從來也沒有辦法抗拒你的要求

「不了!我家有兩位大爺在等著我呢,我再不回去,它們恐怕會把我家給撕了吧…」儘量以最平淡的語氣,再加上抱歉的眼神把這句台詞說出,說罷,我看見你眼中略過了一絲的失落,但很快又回復了原本我曾經深愛著,令我不自覺沉溺其中,一絲不染的眼眸

安慰你的想法瞬間略過我煩亂的思緒,但我沒能這樣做,因為…那能安慰你,擁抱你,讓你哭,讓你笑,讓你依靠的位子不再是屬於我,而是屬於未來的某人

「那麽…我先回去了…」對,裝作什麼都沒察覺都就是最好的

話語剛落,我便轉身離開了這個逗留了1年9個月的場地…

這次離開,就不會再回來了吧,因為今天是廣播的最後一天呢

這次一別,就難以再見面了吧,因為一切都結束了,一切都是…

再見了,現實

再見了,我一直以來的幻想和自作多情

再見了,楠田 亞衣奈




散文

新手一枚,還望體諒QAO,那麽故事開始吧…

——————————
故事背景:話說南條繼續在工作場地教(調)導(戲)新人,然後被小楠「偶然」撞到

——————————

「小楠,等等我額!」南條也不顧得膝蓋的痛,把吃奶的力氣也用掉連忙追了上去

楠田似是沒聽見,還在自顧自地走著

「都…都說…等…等等我了…」南條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著,但手依然抓著楠田的手臂

「前輩找我有什麽事嗎?」語氣冷得令南條不禁打了一個寒栗

「都說…別叫我前輩…!」語氣隨著楠田的表情而弱了下去

「那麽…『前輩』找我有什麽事嗎?」楠田在前輩兩字上再加重語氣

「小楠…我錯了OAQ」南條抱住楠田,一副你不原諒我,就不放手的樣子

楠田默默在心裏歎了一口氣:「這家夥真的是前輩來的嗎?怎樣看都覺得是個未滿二十的黃毛小子…」

「南醬,你先放手吧…周圍有很多人在看了」楠田一臉平靜地說著這句話,但眼尖的南條不難看到楠田的耳垂紅了起來

「那麽…那麽…小楠願意原諒我了嗎…?」南條依然把無賴本色發揮到極點

「好好好…我原諒你…南醬先放手吧…」一路說著,耳垂變得越來越紅

「Yeah!回家了吧…~」南條高興地手牽著楠田回家去了

楠條-吃醋(1)

「怎麼了,笑得這麼開心,跟他一起拍MV很高興對吧」南條在心裡默默抱怨著

說起來也巧,今天南條難得能從繁重的工作中脫身,本打算約戀人的楠田一起外出逛逛的,怎料到由回信得知今天有MV拍攝的工作,愛面子的小前輩當然沒說什麼,而是在之後向好友,亦是損友的小鹿大吐苦水,然後就得知今天楠田拍攝地「偶然」就在自己家附近,於是小前輩就「順便」再到那邊逛逛


~~~~~
南條:唔... 今天天氣很好,所以就去逛逛,嗯,順便的!
作者:看楠田才是你目的吧... 你這個宅南
南條:你說啥! ((拿出廚房的刀,一臉不懷好意
作者:沒沒沒! 你聽! 小楠在叫你了!
南條:((把刀放下 小楠,我來了!
作者:((吐舌 哼... 真不愧是妻管嚴
南條:我聽得見的...
作者:((跪地 小的錯了
~~~~~~

然後就看到楠田和MV中的男演員親昵地拖著手,在公園散步的情景。

在公園裡圍觀的人把公園擠的水泄不通,南條能夠輕易地混在人群堆中,除了是依賴一米五這神身高,還有的是頭上的帽子和口罩。

明明知道是工作,但看到楠田和他十指緊扣,深情對望的一刻,南條的心突然像是要壞掉般的疼痛非常,在看看楠田和對方笑談風生的樣子,令作為旁觀者都悄悄地討論著「這對情侶真合襯」、「郎才女貌」,明明是讚美的話語,但流進心裡卻變成了揪心的痛,聽著聽著,眼淚漸漸充斥著眼眶

「啊! 這樣不行呀! 」意識到眼淚生產速度之快的南條,把頭低著,快步離開了公園

南條也不管腳上的傷,也不想管心臟莫名其妙的痛楚,她只是一直地向前跑,跌跌撞撞地跑著,因為南條清楚知道自己一旦停了下來,淚水定比會像洪水猛獸般把自己冷靜的思緒給吞噬

南條一直在跑,直至家門「砰」一聲地關上,南條的氣力彷彿是被一瞬間抽走似的,無力地跌坐在玄關

嗒... 嗒... 嗒... 眼淚再也止不住,慢慢地順著南條的臉頰滴在地板上

「自己是那麽脆弱的嗎?」 南條心想,不... 應該不是

「但為什麼現在自己在哭了?是因為小楠嗎?」 南條不語,與其說她不想承認,倒不如說她在這一刻已經喪失了思考能力

然而,有關楠田和男演員在公園裡的一幕幕依舊清晰地投影在南條的眼前,楠田的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正正是一個熱戀中少女會有的舉動,還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呀!

“要不我退出,把小楠讓給他,說不定小楠會有更幸福的將來”南條自暴自棄地想著

(待續)

自我介紹

新手一枚,想用自己的文字去表達自己喜歡的事物,望見諒